父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玉燕

兩年前父親去世的時候﹐我並沒有回去奔喪。 至今﹐我內心一直內疚不已。當時環境的不允許﹐不是所有人能了解。但﹐我肯定我的父親會明白﹐和體會我的心情。

前幾天搬家時﹐翻出了以前父親寄給我的信。父親的字體﹐和他那語重心長的囑咐﹐都一一地在我耳邊響起。他的容顏﹐和他的身影清楚地在我眼前出現。突然﹐我是那樣地懷念已逝的父親。

我的父親並沒有留下什麼龐大的事業﹐沒有留下財產﹐更沒有留下什麼遺言。聽我的弟妹說﹐他走得很安祥﹐嘴邊還掛着微笑。媽說父親這一生只有在他結婚時穿了一次西裝﹐因此﹐媽讓父親穿上一身西裝上路。這一切﹐我都無法看得到。我唯一能做的是從電話的這一邊聽着家人的哭泣。我的無奈和無助只有我的父母會體諒和了解。

我和父親的父女關係就象一般中國家庭那樣﹐我們都會把愛收放在心上。自從我出國後﹐我就很少跟父親講話。在離家的十幾年當中﹐父親寫給我的信不過十封。每封信不超過八句﹐但每句話都顯露了一個做父親對女兒的關懷。 父親最愛寫的一句話是﹐要自己照顧自己。凡事三思而行。

我的父親就這樣走了。我不敢相信﹐也不要相信。每天下班回家﹐凝望着桌上的全家福﹐我的心一陣陣的痛。父親啊父親﹗您讓我嘗盡了子欲養而親不在的痛啊﹗若有來生﹐我該如何報答您的養育之恩﹖

 

Back